自梁振英當選特首之後,身邊謀臣開始為下屆政府班子議論紛紛,這幫人批評香港有「立法坐大,司法獨大」的現象,要找「真正熟悉」一國兩制的人出任高院法官,在任命高院法官及法援署署長時,應要找一些真正認識一國兩制及《基本法》的人,而不是那些仍然留有殖民地思想的人。

令 我最不解是這幫人拼命大叫一國兩制是以一國為先,但他們大部份都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從大陸偷渡來香港,在英式法冶社會下一展所長,累積財富,在回歸後用各 途徑 ($$$) 當上什麼人大、政協之流。說到底,這幫人享受了法冶的好處卻反過來要破壞這個制度。這班爭相對共xxx黨效忠,爭著對極權獻媚,為搏取私利不惜破壞香港繁 榮的基石。

當初鄧小平以一國兩制收回香港,有識之仕都明白因為一國的制度不可靠,一國的法律沒有人相信才需要一國兩制。如果沒有一國兩制,中資焉能經香港金融市場向國際集資萬億資本?國際投資者白花花真金白銀經香港投資中國就是因為兩制大於一國,因為他們相信的是香港的法律,英國人培訓出來的法官。要不是這樣,上海早就代替了香港,上海交易所早就吞併了香港的聯交所。

除了外國資本,報紙偶會報導中央或各地方要員的親戚在香港買過億豪宅,他們的親戚帶着千億家財移民外國,但因家財太大引起當地政府注意,用各種藉口調查巨額資金來源,最後他們還不是把家財轉到香港。連這些有勢力有關係的人也要把家財逃離大陸,放在香港,究竟他們是相信一國,還是相信兩制?

不知什麼時候開始,到美國讀書前要考的學術能力測驗 SAT 只能在香港應考。以前可以在大陸應考,但不知何時開始不承認,就是因為一國,香港平白又多了一條財路。更不用說大陸遊客在香港搶購奶粉,藥物,都是因為一國大於兩制,香港人才可大發不義之財。

所謂商人無祖國,為利益向極權獻媚,大叫一國大於兩制以表忠心也不是什麼出奇的事, 最令人笑到噴飯是一班土共幻想自己有能力管冶香港,還說要用什麼新加坡模式官冶香港。君不知新加坡李光耀畢業於劍橋大學,考獲雙重第一等法律榮譽學位,名列榜首畢業,是國際級政治家。另外李光耀清心寡欲,為新加坡奠定了廉潔政府基石。我們下屆特首梁先生年輕時連香港大學也考不上,現在還接受廉政公處調查,真虧他敢自比李光耀。所謂失道寡助,香港土共之首,工聯會主席鄭耀棠公開承認連開會的文件也不一定看得懂,這樣的組合卻幻想能把香港管冶成另一個新加坡。

我算是生得逢時,二十幾年前看到蘇聯解體,共產主意壽終正寢,三四年前次按危機,資本主意差一點一夜破產,現在茍延殘存。現在看見這些人在挖香港繁榮的基石,雖然有心殺賊,卻無力回天。我敢段言,任命真正認識一國兩制及《基本法》的高院法官及法援署署長之日,正是國際社會放棄香港這個國際金融城市之時。中央一天到晚叫香港不要攪政治,要做好金融城市,但這隻會生金蛋的鵝將會死於 為私利向極權獻媚的無恥之徒 和 不知自己愚昧的土共手中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小羅的台灣博客

小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